填写关键字

兰卿(作者:雷虎 20191230)

浏览量:    日期:2020-01-09 17:34    作者:雷虎    来源:     审核人:姚志辉

12月5日,久违的晴天,阳光里,银杏叶比往日更耀眼,片片蒲扇在清风吹拂下飘落成阵。图书馆暂不开放,阴影映在门口,有些冷清。

北操场里许多人席地而坐,在排球网一侧的铁墩上,一位雅号兰卿的文学生展开了他的卷轴。这是他在学电脑办公软件时制作的古文文档,楷体的正文,黑体的译文,排列整整齐齐,现已是用A4纸打印、塑料夹子装订好的几本册子。

兰卿看完刘伶的《酒德颂》,感叹它文辞简洁、气象阔大,脸上泛起了笑容。接着,他又翻出阮籍的《大人先生传》,逐句细读,遇到字词不通时,便拿出神器“国学大师”查证;读到蹩脚的翻译时,他又不禁皱眉,拿起笔在纸上抹改。

据了解,《历代文学作品选》中仅在人物简介上提到过这篇文章,而文章具体写的什么,恐怕少有文学生知道。文章总长四千多字,生僻字过多,读来劳神耗时,但兰卿乐此不疲。读到大人先生回信的内容时,他沉吟道:“都说阮籍的《咏怀诗》含混难解,这篇文章不就是最好的证据吗?他暗示自己厌恶追名逐利,消极反抗司马氏政权啊!”

大一上时,为了练习普通话和背诵文章,兰卿常常拿着书在操场边走边读。他说:“其实我有时候放开嗓子读,并不是卖弄什么。”读《苏秦始将连横》,他明显感受到苏秦命运穷通不同时,其心情也各异,“当他春风得意时,自然要读得高亢。”将情感融入到古文中,他觉得它们又有了生命。

这一年来,兰卿收获颇多,并觉得同时还附加着很多情感体验,所以不能量化。期间,他初窥书法门径,斩获了学校汉字书写比赛奖项;勤读古文,积累了很多;蹭课并与老师交流,对做学问有了新的体会;与志同道合的朋友交流,弥补了各自的不足,而且大家在一起本身就令人很快乐。

此前一周,还是阴雨连绵。实训楼的美术馆正展览聊城大学书画作品。他约上两个朋友一起去参观。他认为他们的参观并非走马观花,因为他们看得很仔细,而且对绝大多数作品的形式和内容都进行过分析和讨论,碰到不懂的地方一定尽量查找资料。

画作《南塘梦醒》用色亮丽,他还觉得那几丛兰草更是勾勒得别有韵味。朋友以为一幅荷叶图上不小心泼洒上了颜料,而他认为那些圆点是有意泼洒的,并自成露珠,十分灵动。再看书法,许多作品临摹“张黑女碑”,做简笔处理,都很恰当;弘一法师的字体乍看不佳,实则圆融可爱,境界高深。看了作品,他又和朋友们一起谈论魏晋名士,读《小园赋》。

两天三次细致观摩玩味,又和朋友交流,兰卿乐在其中,他感叹道:“用展品上的一幅对联来说我们,最合适不过。”对联写的是:破半日功夫清书检画,与二三好友煮酒温茶。

XML 地图 | Sitemap 地图